新書包網 > 軍婚高干 > 烽煙亂世遇佳人 > 第1895章 妻子的幸福
    .

    陳素商的婚紗皺成一團。

    她懶懶躺著,渾身骨頭都酥軟了,不太想起床。

    可她知道,應該起來卸妝、換下婚紗的。

    顏愷的衣裳不知丟到哪里去了,他手忙腳亂中沒有脫掉陳素商的婚紗,索性不脫了。

    事后他也很懊惱。

    他先起身,去找了件睡袍穿上,然后坐到了床邊:“要不要我抱你去洗澡?”

    陳素商身上有點疼,聽到這話,她還是掙扎著坐了起來: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她始終認為,洗手間是絕對的私人領域,不管是如廁還是洗澡,都不應該有第二個人在場。

    她一動,突然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顏愷很緊張。

    他怕自己弄傷了她。

    情之所至的時候,他也有點失控,這是他意料之外的。

    “我頭發.....”陳素商歪著腦袋。

    混亂中,她的頭發被自己帶著的項鏈纏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來解。”顏愷把她的腦袋扒拉過來。

    陳素商偏頭半躺在他懷里。

    他睡袍的帶子沒有系緊,胸膛半敞著,陳素商能瞧見他結實的肌肉。

    他的身材是很好看的。

    陳素商唯一見過男人的身體,大概是她那個不講究的師父,顏愷并不比她師父差。

    她微微闔眼,突然面紅耳赤。

    顏愷弄了半晌,才把她的頭發弄下來。

    陳素商爬起來,一溜煙去了洗手間。她廢了九牛二虎之力,終于把婚紗脫了,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婚紗已經不成樣子了,陳素商索性懶得管它,直接扔在旁邊。

    她洗了澡出來,才知道顏愷去外面的客用洗手間洗過了。

    兩人換了睡袍。

    顏愷很自然而然將她抱在懷里。他的手指,輕輕扣住了她的手,摩挲著她的肌膚。

    他腦海中回想著方才的事,她那微喘的氣息,肌膚的溫度,一點點在他腦海里回放,簡直是食髓知味。

    他又燥熱了起來。

    然而,到底是怎樣的次數才算正常?如果順從本心,會不會令她疼痛?

    顏愷心中沸騰著,擁抱著她的手臂慢慢收緊,幾乎要把她嵌入懷里。

    陳素商被他勒得透不過來氣。

    “......怎么了?”她略微抬眸。

    床頭留了盞橘黃色的小夜燈,她的眸子被這暖黃色的光氤氳著,有種異樣的灼耀。

    顏愷順從自己的本能,親吻了她,從齒縫間問她:“我可以嗎?”

    陳素商:“.......”

    她被顏愷親得暈頭轉向,腦海中自己的理智全然沒有了。她怎么答應的,她已經記不清了,只能憑著顏愷的節奏起起伏伏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起時,顏愷特意問她:“你難受嗎?有沒有弄傷你?”

    陳素商很無語。

    她被他問得不自在:“一定要談這個?”

    顏愷也很尷尬:“沒經驗嘛,我們彼此磨合。長久穩定的夫妻關系,不能有一方遷就或者忍讓,應該彼此滿意。”

    陳素商笑。

    她一邊臉紅,一邊又覺得他所言不差。她心中起了促狹,踮起腳勾住了顏愷的脖子,低聲在他耳邊道:“我很好,你做得很棒。”

    顏愷:“.......”

    這話,到底是正常一句,還是曖昧過度?他有點判斷不了了。

    陳素商抿唇,轉身去了餐廳。

  

本章未完,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

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如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