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書包網 > 總裁豪門 > 我與你的情深似海 > 第326章:不共戴天
    顧輕舟沒有得失心瘋。

    她后來還是分清楚了現實和夢境,她從來沒有入夢,一切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疼痛和鮮血,以及司行霈的呼吸、心跳,都讓顧輕舟冰凍的腦子開始思考。

    這不是做夢,也不是幻想。

    分清楚了,她寧愿是做夢。

    “李媽,李媽!”顧輕舟抱著李媽僵硬的身體,死也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她嚎啕大哭,哭得肝腸寸斷。

    這個女人養大了顧輕舟,她勝過顧輕舟的生母,是顧輕舟生命的根基,比顧輕舟的命都要重要!

    而顧輕舟的師父,像顧輕舟的父親,給予她醫術和父愛。

    頃刻間,她失去了雙親。

    而害死他們的,是顧輕舟的愛人司行霈,他成了顧輕舟的滅門仇敵,顧輕舟和他之間,再也不可能結為連理。

    前一秒,顧輕舟還依門賞花,心心念念等待他歸來,籌劃著他們的生活,她過著溫馨甜蜜的小日子;下一秒,司行霈就變成了害死她全家的兇手,她失去了全部。

    “不要離開我,不要離開我李媽!”顧輕舟不撒手。

    她又去抱慕宗河。

    慕宗河被打爛了,身體根本抱不住,軟軟的,顧輕舟就哭得更加厲害。

    她聲嘶力竭。

    她可以做任何事,但她無法承受她的至親離開她。

    她從小就知道,自己和李媽相依為命,顧圭璋、秦箏箏都是仇敵。

    顧輕舟現在終于明白,顧維和顧緗失去秦箏箏之后,對她的恨意有多深。

    “不!”顧輕舟死死不松手,“不要死,不要死!這不是真的!”

    冰涼的針管,插入了她的脖子里。

    她眼前發花,意識開始不受控制,迷迷糊糊就睡著了。

    等她睜開眼,看到司行霈坐在床邊時,顧輕舟愣了又愣,繼而她大口大口喘氣。

    “司行霈,你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可怕的夢......”她的話音未落,就瞧見了自己掌心的紗布。

    不是夢。

    “不,不會的。”顧輕舟大哭起來。

    而后的幾天,真真假假一直讓顧輕舟無法分清。

    她做了個很長的夢。

    夢里,是春水盈盈的三月天,到處垂柳搖曳、桃蕊初綻。煙波流水的早晨,晨霧彌漫,空氣濕濡微寒,顧輕舟和師父走在阡陌縱橫的田埂上,水田中一叢叢碧油油的水稻苗。

    她嫩白的小腳,走在滑不溜秋的泥里,留下一陣陣清鈴般的嬌笑。

    乳娘的聲音,在阡陌的盡頭,溫柔而敦厚:“輕舟,吃早飯啦......”

    她沒辦法回家了!

    顧輕舟昏迷了一天一夜,她知道自己應該醒過來,她甚至聽到了耳邊有人說話,但是她沒辦法睜開眼。

    一旦醒了,她就要失去一切。

    她隱約聽到了軍醫的聲音:“再給她打一針吧。”

    “她什么時候能醒過來?”司行霈的聲音低沉而嘶啞,像只受傷的獸,在痛苦中失去了鋒芒。

    “她沒事,只是自己不肯醒。”軍醫道。

    屋子里沉默了下來。

    顧輕舟則在夢里走了一遭。

    從前生活的片段,一點點在腦

本章未完,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

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如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