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書包網 > 總裁豪門 > 林躍董晚晴 > 第91章 愛你,也恨你
    “殺人了啊,殺人了!”,光頭的人大聲地喊著,往外跑去。

    我抓著光頭的胳膊用力地捅了進去,歇斯底里地看著他,怒吼著說:“我艸你媽的,我只跪蒼天,跪大地,跪父母,你算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畫面模糊,晃動,光頭捂著肚子大喊救命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,他死了,他爬不起來了!”,外面有個人大喊著。

    我站在那里,腦袋完全是懵的。

    那個年紀,怎么可能不緊張,男人都認為從十八歲后自己就已經成熟了,而后隨著年齡的增長回頭看去,發現那多么像個傻瓜。

    那把軍用匕首從我的手里滑落,上面沾滿了血,我曾經是見血就暈的人,小時候我割草,不小心把手割破了,我不敢去看,緊緊地攥著手指頭,爸媽給我擦著傷口說就破一點點呢,可是我不敢回頭去看。

    我不是膽子小,小時候電影放映隊來村子里放電影,我看到那些革命題材的影片,看到我們曾經受日本人侵略,我在那里撇著嘴,握著拳頭,我想要是生在那個年代就好了,我一定英雄殺敵,渾身是膽,不顧生死,可是我卻連殺雞都不敢。

    我敬畏生命,但是,如若你把我逼到那個地步,我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。

    心里一陣陣地慌著,外面有警車的聲音,有圍觀群眾的議論聲。

    窗外的梧桐樹的葉子在陽光下搖晃著,點點金光,那金光開始擴散,不停地變化,最后化作五彩霞光飛散出去。
    外面有上樓的腳步聲,好多特警。

    我被帶下去的,拷著手銬,死死地看著前方。

    圍觀的群眾在那里七嘴八舌,每個人看著我都露出害怕的目光,有人跑開了,有人退了遠一些,那條兩邊都是法國梧桐樹的老街道上站滿了人。

    被帶上車的時候,我茫然地回頭望去,眼淚忍不住出來,那是回南源方向。

    爸媽,我對不起你!

    坐在車上,我低著頭,我做不了崇州王了,崇州,我愛你,我也恨你。

    我曾經帶著我五彩斑斕的夢來到這里,車子開到崇州,我扒著車窗興奮地看著外面的街景,這就是崇州嗎?那個從秦朝就存在的城市,祖輩們眼里最繁華的地方。

    出花谷,趟鷺河,繞過陳橋、梁上村,走上九十八里路,出南源,見崇州!

    你若吃得苦中苦,回來財寶堆成山!

    這是爺爺在我出來上大學的時候教我的歌謠,讓我牢記著,我說去崇州已經不用走千百年一直走的路了,我上大二的時候,爺爺過世了。

    那天,我沒有去想那個女人,我恨她,不管她在別人眼里多么的神圣,我都恨她,因為與我來說,那些不屬于我,她屬于上天對這個世界的慈悲。我會敬仰,尊敬那樣的人。而我愛她,只是因為她說過她愛我,她對我好過,救過我,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,“林躍!”,“年齡?”,“25周歲!”,“為什么殺人?”,“被逼的!”,“你跟他們有什么仇恨?”,“我不認識他們,也不知道!”——

    我當時以為光頭死了,他沒有死,也就是說,我不會被槍斃。

    說是陳大哥和嫂子還有叔叔幫的我。

    光頭傷的也不是很嚴重,而且他帶人打砸,證據都確鑿了。

    我在里面被關了三個月后被放了出來。


本章未完,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

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如下